2021年3月,据外媒报道,美国直销企业新生命与天福天美仕(厦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福天美仕”)达成战略合作,借此登陆中国市场。

消息一出,业界哗然。经历了2019年的行业大风波和监管大整顿,加之2020年到现在持续不断的新冠疫情,直销行业受到重挫,一些企业直销业务几近停摆,能勉强存活下来的企业也大多选择低调行事。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天福天美仕却公然与无牌外资企业搞挂靠,而且近年来虚假宣传不断、涉传丑闻频发,不禁让人怀疑,天福天美仕到底哪里来的底气。

 

好盟友还是猪队友?

与天福天美仕合作的新生命公司是何来头?

公开资料显示,新生命于2017年在美国加州注册。

其官网称,新生命覆盖市场已遍及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和中国香港、台湾地区,并自称前身是一家拥有27年历史的制药公司。

对于与新生命的合作,天福天美仕总裁陈福松表示,“非常高兴能够与新生命香港公司携手共事,期待着我们未来能够成功合体,成立天美仕新生命公司(TenMax New U Life)。”

而新生命创始人Alexy Goldstein则表态:“非常感谢天福天美仕(厦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合作,这将有利于公司支持中国大陆的新生命家人与会员,为他们提供更多的机会,与全球客户共享我们的功效强大的产品。”

“有利于公司支持中国大陆的新生命家人与会员”、“与全球客户共享我们的功效强大的产品”,这赤裸裸的借牌挂靠行为,经过话术的包装,显得格外的清新脱俗。

但话说得再漂亮,也不能改变违法违规的事实。

根据《直销管理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的相关规定,企业不能通过与直销企业签订合作协议的方式开展直销。

2018年4月发布的《市场监管总局关于进一步加强直销监督管理工作的意见》则提出,依法查处非直销企业或团队挂靠直销企业,以直销企业名义从事的违法行为。

天福天美仕和新生命公司如此高调的宣布合作,可见其对国家的法律法规毫无敬畏之心。

而这家看起来规模尚可的新生命公司也是疑点重重。

首先,根据南方周末的报道,谷歌地图显示新生命坐落在加州下属康特拉科斯塔县普莱森特希尔市路边的一个零售小商铺中,周围只有加油站和小餐馆,整个城市人口不足4万。

当然,所谓的27年历史的制药公司,也完全无从考证。

而新生命所谓的功效强大的产品,主要是指HGH新生命凝胶。新生命公司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该产品面世后年销售很快突破50万瓶,营业额超过6000万美元。

高销量无疑得益于新生命公司的吹牛皮功力。

在诸多宣传中,HGH新生命凝胶被包装成了神药一样的存在,不仅能延缓衰老,还能治疗疾病,只需将这款凝胶早晚各一次擦在手腕处,就能起到改善睡眠质量、改善视力、减肥、去皱、提高免疫力、生发、美白等等神奇的功效。

公开资料显示,HGH即生长激素,是由人体脑垂体前叶分泌的一种肽类激素。一般情况下,人体的生长激素分泌过多或过少,可能导致发育异常,此时需要注射生长激素进行干预。

生长激素属于处方药,我国对于生长激素的销售有《药品管理法》、《反兴奋剂条例》等严格的法律法规要求。

打脸的是,FDA的一份文件显示,“HGH生长激素凝胶中没有发现任何药物成分”。

关键在于,就算这款凝胶真的添加了生长激素,但仅通过涂抹也是没用的,因为目前所有肽类激素只能通过皮下和肌肉注射实现效果。

而且,早在2020年10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就发布警示文件称,美国卫生部不允许生长激素类产品声称用于抗衰老和强身健体,“否则可能导致罚款和最高5年的监禁,如果涉及危害未成年人,监禁可最高达10年。”

尽管新生命曾宣称产品面世一年就售出50万瓶,但据南方周末此前报道,亚马逊购物网站上没有此产品,ebay也仅有一款在售,显示“存货5/已售17”。

截止发稿前,第一直销网查询发现,这款产品目前在国内没有任何备案信息,而天福天美仕宣称将与新生命共同成立的天美仕新生命公司,也查不到任何工商注册信息。

这对消费者来说无疑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同时也意味着,新生命大概率是打着美国公司、美国产品的名头,在收割国内消费者的智商税。

由此看来,天福天美仕给这样的公司提供保护伞,无疑是在助纣为虐。而与这样的公司合作,极有可能将天福天美仕拖向更深的泥潭。

 

真抗衰还是假神药?

新生命与天福天美仕能走到一起,或许还因为二者的产品策略出奇的一致:都瞄准了所谓的抗衰老产品。

只不过,新生命是以HGH生长激素为噱头,而天福天美仕则选择了NMN。

据介绍,NMN全称为“β-烟酰胺单核苷酸”,是一种自然存在的生物活性核苷酸,是人体内固有的物质,也富含在一些水果和蔬菜中。NMN属于维生素B族衍生物范畴,其广泛参与人体多项生化反应,与免疫、代谢息息相关。

网上广为流传的一个故事是,2016年,香港首富李嘉诚在长期服用之后,斥资2500万美金(约2亿港币)入股了NMN的主要原料供应商美国ChromaDex公司。

随之而来的,是打着NMN旗号的各路保健品受到热捧。“抗衰老”、“防痴呆”、“促代谢”、“美国官方认证”、“李嘉诚天天吃”等宣传多如牛毛。

天福天美仕也紧随潮流,于2020年9月8日注册商标“TENMAX-NMN”,并推出相关的NMN产品上市销售。

此前,在天福天美仕官方网站上,对天美仕逆转因子N+综合蔬果压片的宣传描述包括:“导致细胞衰老的真相,线粒体和DNA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受损,细胞产生能量的能力逐步丧失,从而导致衰老,而通过修复线粒体和DNA可以实现逆转衰老”、“体内的NAD+含量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衰减,充足的NAD+是延缓衰老的关键”、“NMN打破衰老定律”、“让您在40岁犹如20岁的青春活力”。

图片来源于天福天美仕官网

第一直销网查询发现,截止发稿前,在其官网上已检索不到该产品的相关信息。

不过,随着NMN市场乱象频发,陆续有专家揭开“不老神药”的真面目,称有抗衰老功能的NMN始终停留在小白鼠实验阶段,人体有效性并未得到验证。

今年1月19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更是印发《关于排查违法经营“不老药”的函》,明确在我国境内烟酰胺单核酸(NMN)不能作为食品进行生产和经营,并要求对相关经营者进行全面排查。

该文件指出,“不老药”的主要成分为烟酰胺单核酸(NMN)或以此为原料生产,个别以压片糖果等普通形式存在,主要宣传“抗衰逆龄、修复DNA、预防老年痴呆”等作用。目前,NMN在我国未获得药品、保健食品、食品添加剂和新食品原料许可,即在我国境内,NMN不能作为药品、保健品、食品进行生产和经营。

不过,在非法添加NMN这一点上,天福天美仕还真没有违规,因为其主打NMN成分的天美仕逆转因子N+综合蔬果压片,压根就不含NMN成分。

2020年12月,有天福天美仕直销商在网上爆料称,自己通过天福天美仕系统讲师宣传的PPT内容了解到,其销售的NMN逆转因子N+压片糖果具有延缓衰老,增强活力等功效,于是他在天福天美仕会员系统报了单,但是自己服用产品后并无明显效果,随后他将该产品送往检测机构检测。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检测结果显示样品中的NMN成分β-烟酰胺单核苷酸为“未检出”。

而且,无论是在该产品的配料表还是营养成分表中,均没有发现NMN的影子。

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为,与新生命公司可以说是如出一辙。

 

合法直销还是非法传销?

聊完产品,我们再来看看两家公司的奖金制度。

据New U Life某钻石经销商(新生命公司最高级别经销商)表示,New U Life与天福天美仕的合作方式是“天美仕一套系统,新生命一套系统,各自按照各自的制度销售产品,互不干涉”。

据悉,New U Life在美国等地的销售制度为“双轨制”,旗下销售人员被分为“事业专员、指导员、高级指导员、大使以及钻石大使”,上下最多可发展7层等级。不同等级可获得不同的补贴奖金,此外还有零售奖、推荐奖、对碰将、领导奖、代数奖等奖项。

新生命公司的这套制度无疑是触犯中国法律的。

而在奖金制度这方面,天福天美仕跟新生命公司简直是一丘之貉。

根据《财经国家周刊》2019年报道的一份天福天美仕的奖金制度材料,其中显示天福天美仕会员“一次投入五重返利”,会员可通过会员共享奖、还本返利奖、代数奖、见点奖、重复消费奖等名目获得收益。

 

根据这份材料的介绍,天福天美仕的会员分为银级、金级、翡翠、白金和钻石五个级别,消费金额从1250元到27600元5档不等,相对应可获得12.5%到15%不等的消费共享奖。

与此同时,会员还可以通过所谓的“代数奖”和“见点奖”拿到不同层级的提成,形式大同小异,大多是通过培养或发展下线,获得返现收入。

而天福天美仕从获牌前到现在的十来年间,关于其涉嫌传销的报道就几乎没有断过。

据企查查显示,2016年1月1日,上海市徐汇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天福天美仕上海分公司作出“没收违法所得”的处罚结果,处罚事由是:我局检查人员在对徐汇区老沪闵路690号1层进行检查的过程中,发现当事人天福天美仕(厦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涉嫌在上海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和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并形成上下线关系,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涉嫌从事团队计酬模式的传销行为。

第一直销网查询发现,目前天福天美仕上海分公司已经于2018年5月注销。而且,天福天美仕在2010年到2015年间成立的包括辽宁、湖南、广东、安徽、甘肃等地的20多家分支机构,也陆续在2016年到2019年间注销,目前只剩下“天福天美仕(厦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翔安分公司”这一个分支机构。

不过,这并不妨碍天福天美仕继续以直销名义开展传销活动。

去年底,中国警察网发布通报,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赛罕分局经侦大队破获一起以高额返利等为诱饵,实施组织、领导传销犯罪案件。通报显示,2019年6月份开始,赛罕分局经侦大队陆续接到群众报案称,天福天美仕(厦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呼市工作室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以购买天福天美仕(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股份的名义,每天以万分之八进行高额返利,并以有管理奖、推荐奖、对碰奖进行拉人头组织、领导传销活动。2020年10月,赛罕分局经侦大队陆续抓获了3名犯罪嫌疑人。

据腾讯旗下“灵鲲金融风险查询举报中心”显示,天美仕被该举报中心标记为“有违规直销行为”,标记次数多达1000多次,且有“警方介入”等字样。

 

高回报还是资金盘?

如果说涉传是大多数直销企业逃脱不了的宿命,那么,炒作资金盘就是纯粹的恶了。

自2010年至今,天福天美仕每隔一段时间就要传出资金盘崩盘的消息。

2010年,天福天美仕尚未获牌,但对外已经与盛大系统团队合作开展业务,2012年7月,大量销售商到天福集团总部维权,原因是企业已无法支付给经销商各类奖金。最终,天福天美仕与盛大系统的合作走向破裂。

2013年,天福天美仕另起炉灶,与维鑫系统团队合作,将“天福通”免费通话手机等概念引入其直销体系中,但2016年维鑫系统运行的体系同样出现了兑现问题,引发参与者维权,导致2016年天福天美仕的业绩下滑超过50%,该合作项目最后也不欢而散。

2017年,天福天美仕启动“天福天汇”项目,通过投资返现和推荐会员提成的“奖金机制”开展活动,该项目宣称只要购买旗下天汇商城1万元产品,便可获得10倍返利,“在10倍杠杆的高回报下,仅需125天便可回得本钱,不到5年的时间就可获得所有的返现。”

高返利很诱人,但也意味着拉不到足够的人头,崩盘就是分分钟的事。果不其然,不到一年,天福天汇项目也暴雷了。随后,天福天美仕紧急与天福天汇进行了切割。

但很快,疑似天福天汇项目的“翻版”——中宇乾通项目上线,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4月4日。有中宇乾通经销商称,中宇乾通就是天福天美仕继天福天汇后打造的新盘。中宇乾通成立初期采用消费返利制度,但不到一个月就被经销商曝出提现困难等问题。

最终,这场资金盘骗局以厦门市公安局思明分局立案侦查中宇乾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落下帷幕。

第一直销网查询发现,“天福天汇控股有限公司”于2018年10月注销。“中宇乾通控股有限公司”也已经于2021年6月被吊销。

四度崩盘都成功脱身,天福天美仕愈加肆无忌惮。在直销行业因权健事件迎来大整顿之际,天福天美仕仍然在大搞资金盘。

2019年5月18日,天福天美仕与维维群智在徐州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维维群智由徐州群智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运营,该公司在2017年就传出了涉水直销的消息。天美仕董事长李世伟表示:“透过维维群智与天美仕的品牌合作,结合直销与移动互联网的概念,强强联合,打造未来企业上市的方针,把30年的时间浓缩到5年之内,实现突破百亿营业额的目标。”

当然,这个项目最后的结局也是惨淡收场。徐州群智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也已经于2021年1月注销。

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是天福天美仕的惯用伎俩。

十年左右的时间,天福天美仕不断起盘又不断崩盘,平均每个资金盘存活时间不到两年。维维群智之后,天福天美仕消停了没多久,又搭上了新生命公司。而这一次的“结盟”,又能够支撑多久呢?

 

真上市还是假噱头?

天福天美仕在直销企业里面,业绩并不算很突出,但为何其能够在崩盘后一次又一次的重新起盘?

第一直销网发现,多年来,天福天美仕一直在以“上市、原始股”等为噱头,鼓吹暴富神话。

在前文提到的呼和浩特市警方破获一起组织、领导传销犯罪案件中,就有“以购买天福天美仕(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股份的名义”这样的描述。

而在与中宇乾通合作期间,中宇乾通的制度中提及,会员通过购买商品获得的部分积分可以以购买虚拟币UTS的方式进行提现,其经销商则声称:“天美仕计划于2020年左右在港主板和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我们落到天美仕5%的积分就是助力公司上市用的,等天美仕成功上市之后,UTS的市值肯定会翻倍,到时候提现必定大赚。”“最近会员们正打算购买天美仕原始股,然后坐等升值。”

此外,在与维维群智合作期间,二者也声称“交一万元成为会员,送一千原始股认购权”。

而现实却是,早在2011年,天福天美仕就宣称,要用三到五年的时间完成上市计划。

在2017年的一场金砖计划启动大会上,李世伟在致辞中再次提到了天美仕未来的上市计划,文中这样描述道:“凭借自己的成功经验,打造了天仁及天福两家上市公司,现在更是借助这两家上市企业的背景,重新出发,打造天美仕这个全新的创业平台。这是天美仕独特的行业优势,我们已经拥有2家上市企业的经验,这些经验将更好的带领天美仕达成上市的目标。”

但是,几年过去了,天福天美仕所谓的上市依然只是一张空头支票。

这些年,天福天美仕一直在鼓吹上市,这背后,跟上市茶企天福集团脱不开干系。

天福集团系台湾商人李瑞河1993年在漳浦创办。2011年,天福集团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内地第一家在港上市的茶企。

天福天美仕自成立开始,对外一直称是天福集团的子公司。而且成立之初,媒体也报道过李瑞河邀请天福天美仕经销商到台湾参访茶文化。

但是到了2018年,一份由天福集团方面提供的由创始人李瑞河签名的声明却显示,天福(开曼)控股有限公司否认天福天美仕是其全资子公司,并强调天福集团以及天福茗茶与天福天美仕无任何股权关系、隶属关系、管理关系或其他任何关系。

有天福集团工作人员曾对媒体称,天福集团与天福天美仕在2018年之后已经不再有关系。

然而,天福天美仕的法人林伯琪,从2008年起就担任天福集团的党委书记。今年6月30日,林伯琪仍然以党委书记的身份出席了天福集团党委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暨党史学习专题会和2021年度“两优一先”表彰大会。

而天福天美仕董事长李世伟,曾以“副董事长”的身份出现在2017年到2019年天福(开曼)控股有限公司的年度财务报告中,直至2020年的报告中才备注“已辞任”。

这些信息足以推翻天福集团的声明。

作为上市公司,天福集团极力撇清与天福天美仕的关系,其中一个原由当然是怕天福天美仕的诸多丑闻影响股市。

自2011年上市后,天福的股价一直表现不佳。2018年5月10日,股东大会批准了天福拟回购不超1.23亿股(占已发行股份10%)的建议,天福由此开始了股份回购的脚步。2019年5月,天福再次披露了将回购不超1.2亿股(占已发行股份10%)的股份回购计划。

大规模回购后,天福股价接连反弹,但截止发稿前,天福的最新价为5.2港元,仍未回归到发行价6港元的水平。

 

结语

据欧睿数据,保健品的直销渠道日渐衰微,占比从2015年的39%降至2020年的25%。保健品行业规模逐年扩大,直销渠道的占比却一年比一年低。

为何?

第一直销网认为,整个直销行业的价值体系,在天福天美仕们的骚操作下,早已乱了套。

需要反思的是,为何在经历了权健事件和随之而来的监管风暴之后,直销行业中依然有此类害群之马。而正因有此类害群之马的存在,大众又如何能做到不再戴着有色眼镜来看直销?

行业想要走出低谷,去伪存真、刮骨疗毒的过程必然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而对于天福天美仕们,第一直销网相信,清算迟早会来。

本文转载自「第一直销网」,仅供学习和交流,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本文观点不代表直销堂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版权或来源标注有误,请及时和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迅速处理,谢谢!QQ:986820144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