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安康,一个不死的幽灵​,荼毒直销三十年

去年被朋友约去听某美资直销的分享课,说是全球最出色系统领导人云云,美资直销培训相对能听一下,加上提前几个月反反复复约,实在不好推辞就去听一下。

到现场发现和十年前没什么区别,但既来之则安之耐着性子听一听吧,中途这位全球最大系统领导冷不丁的冒了一句“………..这事儿我和刘一秒交流过……..“,我呛了一口水,终于找到离开的理由。

刘一秒,翟鸿燊,这些在直销之外名声狼藉的大师大多均出自于爽安康,陈安之则出于晚一点的华良,今天要说的这位是当年爽安康里持牛耳的大咖,陈东方。

不少人进入直销时还有批判改革的激情和热血,如今都已心如死灰,这几年我遇到宣称改革直销拯救直销难民的人不少,有些确实是扛着拯救者旗号割韭菜,也确实发现有些追了两三年的人,从行为观察和心理推导上都很难感知到主观欺骗成分,确实是发自内心的想解决问题。

但是,也很明确感知到了他们另一个共性,对于直销本源的认识是混沌的,对人性的幻想依旧太多,来自于安大的错误认知惯性还是很大,这个遗留问题的问题本身,是“什么是直销,什么是直销人

原本世俗非要硬扯信仰,如果还是人就别再扯讲什么梦想了,多讲点人话。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幽灵不死直销依旧……

《中国直销》的《陈东方跳槽记:传销时代带头大哥远去的身影》,其中信息讲陈东方团队最多时有两百万人,而文章开篇就很直白的总结:成也兴田,败也兴田。兴田在塑造了陈东方辉煌的同时,似乎也将他的思维禁锢在了那个已经远离的年代。

在网上找到几篇陈东方自己写的文章,《陈东方:从哲学或神学上论直销行业的信仰危机》、《陈东方:直销行业年轻化这是否是错误认知?》,文章有一些碎片观点,前一篇里能够清晰的看到那种老掉牙的造神式推崇,后一篇里则极力维护中老年直销人群的力量,对直销新生代完全没有认知。

最新的一篇《陈东方:对当下营销市场乱局的反思》,打开一看全篇都是正确的废话,而且还是貌似正确,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完全就没讲人话。

在其他文章里也能感觉到陈东方对维护所谓“制度稳定、团队稳定“的零碎态度,但是看再多,还是找不到系统性认知和方法论,整体观感陈词滥调,完全活在三十年前的爽安康阴影里。

爽安康死了三十年,陈东方这样的人,只是一个代表而已,还有很多这种幽灵,活跃中国直销“舞台”上的每一个犄角旮旯里。

爽安康,一个不死的幽灵​,荼毒直销三十年

 

腐朽的灵魂,游荡的幽灵

诞生在改革开放初期的直销,在最激进的变革时代里,也扮演着最激进的社会角色,他们高举着市场经济开放的大旗,高喊着迎接西方最先进营销理念,给计划经济下的中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改变。

几何倍增理论,在数字逻辑无比正确的假定前提下,激励着成千上万的人进入传销行业,潜能激发、成功学等培训,在传销行业里启蒙了属于这个年代的市场认知,也真正启蒙了这个人群,在当时社会环境起到了非常正面积极的作用,让更多人意识到在市场上更应该积极进取努力拼搏。

98年,因传销模式及其激励培训造成大量的社会问题,淡水事件星沙事件等等此起彼伏,政策层面一刀切之后,似乎一切都归于平静。

98年取消传销牌照后空窗至2005年,似乎新的方法能解决问题,但权健事件证明整个行业依旧还是一管就死一放就乱,至今没有看到根本性的改变。按我推理,若不是因为线上传销和非法集资的爆炸性“繁荣”,这十几年里权健事件不仅早就该爆发,应该爆发好几轮了。

监管本来就局促,模式制度法律法规各种混乱,针对培训的监管又是完全空白,于是总有些幽灵在腐朽的“爽安康丰碑“、“安大爽大”背书之下,抱着腐朽的思想,依旧推崇和运用着腐朽的行业培训体系,落伍三十年的什么潜能激发什么成功学,在外界被贬的一无是处,在直销内依旧稳稳占据讲台中央,再多的聚光灯、再多的脂粉、再多的鸡汤佐料,都无法掩饰其腐朽本质中一浪浪袭来的恶臭。

腐朽没关系,幽灵也不怕,只要有新生代,这些都会被淹没,终归会被稀释,按历史的规律我们自然会这么觉得,可现实呢。

悲催的现实

以幽灵为代表的“直销正统”、“直销主流意见”,垄断了信息发布渠道,意见建议渠道,他们利用这个行业听不得“负面声音”的特性,非黑即白的直销舆论里充斥着各种不说人话的“行业正确”,任何有音量的负面声音,要么将其同化为利益共同体,要么彻底排斥置之不理,甩给品牌公关花钱解决。

用尽各种技巧和话术忽悠监管,牢牢抓住监管的弱点痛点,语重心长的解释“行业的来之不易”,躲过了一次又一次重锤,总能置之死地而后生,钱能通神俨然是他们最核心的价值观了。

久而久之,歌功颂德就是正面,贴上正能量的标签不断自我标榜;鞭辟入里就是负面,不论事实与否,只要对业绩产生干扰,都是负面,都要花钱公关,都要投诉删稿,养成巨大的负面舆情产业链了,还要自顾自的抨击别人“不专业”。即便主流媒体发出的负面,他们也只是隔靴挠痒应付应付,而后拉扯自己的“专业”风衣,以遮挡自己腐朽的躯干。

我们可以看到:

三十年来,所有的错都是在不断的重复当年的错;

三十年来,他们不断错过巨大市场红利,被主流遗弃越来越边缘;

三十年来,不断更新的讲师们,还是推崇着同样的老师,陈,刘,翟;

三十年来,他们满嘴喷梦想,印证三十年前他们自己的”成功“;

三十年来,新观点新理论的声音越来越小;

三十年来,积累得到的“人才”,同化后百分百的泯然众人;

三十年来,他们研究行业不断降低格局,从未跃升;

三十年来,他们所谓的创新几乎都来自于传销江湖。

一个行业三十年来,

几乎没有产生思想层面质的提升的新生代,

这本身难道不就是问题吗,

这难道不就是最好的答案吗。

来自本源的混沌

总有些傻子,只知道负面信息会干扰年终业绩,哪里会关心公关负面就是对行业天花板的硬化和降低,对行业生态环境最大的破坏,早已不是来自于外界,也不是所谓的系统之乱,更不是所谓的监管混乱,就是他自己,其根源就是教育培训导致的直销人自我认知混乱。

这个本源问题一直无解,因为幽灵们的第一原则不讲负面,垄断了直销话语权整整三十年,第二原则简单易复制,屠杀几乎所有的新思想,他们似乎永远在幻想(或者说是梦想)自己的受众依然还是懵懂无知的中老年群体,依然意识不到新生代的思想里,到底是什么排斥了他们,永远搞不明白为什么主流舆论就是无法接纳直销。

一群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的人,要告诉别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当然是永远讲不清这是个什么东西了,除了胡扯就是胡说,而且这一套胡式话术多年来不断自洽到几乎无懈可击了,反向又禁锢了他自己的思维。自己造的业自己消,这话陈东方是没说错。

讲再多,也没什么办法改变直销思维惯性,

因为,即便如此,即便如今,

依旧还有大量的人认为爽安康时代,

是一个”令人激荡”、”荡气回肠“的时代,

三十年余毒未尽,

爽安康,一个不死的幽灵。

只讲正面,只记得安大爽大的好,忘记了中国直销最深的痛就是在这里。这些从中国直销诞生之初就产生的认知毒瘤,所有的起源几乎都是在安大里,掌握话语权的这些幽灵一直在不经意的维护这个毒瘤。

陈东方就是一个过时落伍的培训讲师,他的屁股和他的年代,决定了他根本不会也根本不懂,他更不会承认也不愿意面对,成也培训败也培训,安大培训这个原始培训因素导致了中国直销人三十年的自我认知混乱,整整三十年。(没有这些幽灵的忽悠,法律环境不会是这样的,这方面原因根源还是在幽灵本身)

还有更多的幽灵,在每个直销人的心底,只是无人愿意面对自己。

自我是什么,初心是什么

一个没有自我定义的人,又如何寻找自我?

一个表里不一、没有自我认知定位的行业,如何能积极改变?

本文转载自「传神易铁」,仅供学习和交流,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本文观点不代表直销堂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版权或来源标注有误,请及时和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迅速处理,谢谢!QQ:986820144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